欢迎光临
今日资讯
首页  /  明星新闻 /  左挑优爱腾、右刺淘票票,9.9元看《江湖儿女》是猫眼+欢喜的必杀技吗?-港台男明星

左挑优爱腾、右刺淘票票,9.9元看《江湖儿女》是猫眼+欢喜的必杀技吗?-港台男明星

久久娱乐-日本电影明星 推荐:原标题:左挑优爱腾、右刺淘票票,9.9元看《江湖儿女》是猫眼+欢喜的必杀技吗? 作者/付于洋 编辑/
原标题:左挑优爱腾、右刺淘票票,9.9元看《江湖儿女》是猫眼+欢喜的必杀技吗?
作者/付于洋 编辑/谢维平
三个月前,欢喜传媒公告猫眼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时,还宣布了一系列业务合作,外界都在猜测内容+渠道的结合会拿出怎样的打法。
随着国庆时《江湖儿女》在欢喜首映的独播,不少用户发现猫眼上的《江湖儿女》首次出现了“播放”选择,点击跳转,9.9元就可以在手机上看全片!彼时,距离《江湖儿女》在院线开画不过13天!

如此合作模式,乍看之下侵占的是院线利益,实际《江湖儿女》上互联网时其排片已经不足1%。
这波操作背后真正动的是视频网站的蛋糕,当下的内容版权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,而欢喜首映通过密切绑定多位重量级导演,拿下了大量版权合作,现在又有月活过亿的猫眼导流,而猫眼自身又处于上市前的微妙期,有内容平台意味着什么?
《江湖儿女》一个上线操作,已是在行业内牵一发而动全身,背后风云涌动。
欢喜传媒董事会主席董平告诉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,这次独播《江湖儿女》重在测试欢喜首映的承载量,以及和猫眼团队的配合程度,一切都是为后续产品正式上线做准备。
也就是说,《江湖儿女》只是序幕。
《江湖儿女》开了头,网络版权市场要被搅乱了?
“根据此前欢喜传媒的公告,影片在院线排片低于2%时就能登陆欢喜首映,《江湖儿女》就是一次初试啼声。”董平说。

现在国内所谓的院网同步也多是这类情况: 真正准时院网同步的往往是一些不受关注,本身在院线排片上就没有竞争力的影片;还有一部分是在上映后排片降到一定程度,做了“准院线同步”,对票房影响也微乎其微。
所以《江湖儿女》在欢喜首映独播这个事儿,真正博弈的对象是对电影版权争夺早已进入白热化的视频网站。
如上原因,进入2018年,像《江湖儿女》这样上映十几天就上互联网的电影不在少数,实际上,就是电影从院线到网络的窗口期越来越短。
因为比起剧集、综艺大部分在平台上是免费内容,观众对电影,特别是新片的付费率更高,电影品类也能够保证每周都有新内容,在提升会员粘性上意义重大。如此一来,竞争激烈不言而喻。
视频网站往往会在一部影片上映前,甚至筹备阶段就接触片方,此前小娱接触的一部千万级别投资影片《天下第一镖局》,上映两个月前爱奇艺就联系上了片方。
版权费自然也是水涨船高。以版权运作起家的乐视网,前副董事长刘弘曾回忆,2005年跟贾跃亭挨家谈版权的时候几乎都是“白菜价”。而最近5年间,一部顶级院线影片的价格从小几千万涨至过亿,优爱腾各家投入的电影版权费分别从几亿涨到了几十亿。

既要优质内容吸引用户,又要面对高价竞争,一向被认为“财大气粗”的优爱腾不得不在电影版权这件事上,形成了既保有一部分独家内容,也要彼此资源置换的情况。比如优酷独家购得了《战狼2》的新媒体版权,再将其置换或分销出去。
导演资源+精品网剧成破局利器?
而欢喜的模式,通过跟金字塔尖的内容创作者深度绑定,拿独家版权,率先独播,似乎在三巨头的格局上撕开了一道空隙。
董平透露,这次《江湖儿女》的版权“是一次性买断”,以后欢喜也都是拿电影的首播权、独播权。
根据欢喜跟贾樟柯签订的合约,前者拥有其新电影的新媒体独家权,可以不与他人分享收益。另外欢喜传媒也是《江湖儿女》的第三出品方,投资额1260万。
不过,他也表示,《江湖儿女》或许会在年底分销到其它平台,某视频网站版权负责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,《江湖儿女》的版权签到了优酷手上,不知为何欢喜却能提前上线?
他进一步表示,并不看好欢喜首映的模式,投入太大,运营成本高,又需要海量内容支撑,如果欢喜这么做,自己的平台在版权上将不会与其合作。
而对于版权发行,《江湖儿女》已经播过一轮必然会面临买家压价,“甚至引发抵制”,董平本人倒是表示得不那么在意:“也没有指望这种情况带来多少收益。”
但在小娱看来,版权再出手可能不是董平为欢喜首映规划的营收核心,但对因为绑定导演,3年来账面亏损14亿的欢喜来说,也能带来一定现金回流。
另一方面,更多或许是出于跟视频网站资源置换、合作的考量,当前的版权领域,欢喜首映要满足内容量,很难绕开跟视频网站的合作。目前欢喜首映上大致有几十部华语新老影片,如《纵横四海》、《功夫》、《归来》等,除了《江湖儿女》外的影片都是跟其它视频网站联合播出。

而董平对平台整体的内容储备判断是每年在300-500个小时,除了自己生产150个小时,还需再外购200个小时,其中免不了跟视频平台打交道。
在欢喜自制内容的规划中,除了电影,2019年第一季度将上线王家卫导演的网剧,此后张一白等人的网剧作品也将陆续上线。
细看合作条款,王家卫、顾长卫、张一白和张艺谋都明确标明了“网剧”内容,陈可辛和王小帅的用词则是“作品”,也就是说不排除网剧。
显然,网剧在欢喜首映的自制内容中比重相当大。
在海外,科恩兄弟、伍迪·艾伦等大佬为netflix、亚马逊订制内容早有先例。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说:“未来三到五年,中国娱乐产业虽然会有很多商业机会,但最大最主流最成气候的商业机会也只有一个,那就是用电影的商业模式做精品网剧。”
用电影的商业模式做精品网剧,在网罗了一批顶级导演的欢喜首映这儿,是个机会。
合作模式变数大?
但机会里也存在很大变数,首先就是欢喜首映跟核心资源导演们的合作模式。
2015年,徐峥、宁浩列席为欢喜传媒非执行董事,此后欢喜通过配股先后绑定了王家卫、陈可辛、张一白、顾长卫、张艺谋,另外再与贾樟柯、文隽、王小帅、刘心刚、李杨及陈大明等导演制片建立了合作关系,合作期都在6年以上。
欢喜仰赖导演合伙人制,仔细看其跟导演们签订的合约都不尽相同。

对于其中的不同权益,有版权发行行业的人士向娱乐资本论(id:yulezibenlun)解释:
国内的发行权一般包括院线、新媒体还有电视版权,拥有了优先发行权,即意味着欢喜它可以代理这些导演作品的所有版权,自然也可以进行转让。
宁浩、徐峥签署的是各地区、各渠道的优先发行权,这意味着,宁浩的电影,比如春节档的《疯狂外星人》的全球发行权都归欢喜所有。
跟贾樟柯签约的合作内容中,提到的新媒体独家权,也是因为欢喜现在拥有了自己的视频平台,希望保证作品的独家播放权。
从项目上看,顾长卫执导的今年上半年上映的《遇见你真好》已经上线欢喜首映,但优爱腾和芒果tv的会员也能看到。
欢喜传媒还出品了张一白监制的《后来的我们》,这部影片给欢喜带来了8498.8万港元的收益,较去年同期增加793倍。不过欢喜虽然有张一白作品新媒体发行权的优先购买权,意外的是,该片在四大平台上已经上线,却没有出现在欢喜首映。
看来,相关导演的影片能否确保上欢喜首映,根据条款的不同,双方都有不同考量,还是要具体项目具体商谈。
值得一提的是,《我不是药神》至今没有网播,只有相关纪录片在优酷独播。按条款来说,宁浩和徐峥只是监制,并未执导,不过欢喜传媒作为第二出品方投资了2000万,占比20%,相关收益会在下半年确认。
倒是明年大年初一就会上宁浩导演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这部欢喜传媒100%投资的影片此前就因为28亿保底的新纪录备受关注,欢喜也凭此提前锁定了7亿收入。
春节档是每年巨头们兵家必争之地,都是带上最强的弹药抢最肥的肉,可以想见,届时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、欢喜、猫眼、购票网站、视频网站各方,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猫眼导流的背后,会有新的资本故事吗?
因为巨额绑定导演,欢喜已经连续亏损三年,但是进入2018年,其参与的项目产出明显增多,董平在采访时脱口而出:“因为做这个我卧薪尝胆3年了,欢喜实际亏损的两亿多,今年就能赚回来!”
他对欢喜首映的定位是小而精,还做了个比喻:“如果说视频网站是大超市,欢喜首映提供的就是精品店。”
据欢喜传媒2018年中报,从去年6月试运营以来,目前欢喜首映有40万注册用户,采用15元/月的会员模式。而这次《江湖儿女》独播时则是单片付费,董平说,以后欢喜首映主要会以单片付费为主,会员为辅。
也有分析者认为,通过王家卫、贾樟柯、王小帅这类文艺片导演,欢喜首映可以聚集起文艺片受众这类高粘性人群,走特定路线。
而月活跃用户超过1.3亿的猫眼,能给欢喜首映带来多大流量不容忽视。
董平直言,这次选择《江湖儿女》是为了测试:“此前都是联合播出,看不出欢喜能够承载多少用户以及体验有什么问题,这次做独播就是为了看欢喜和猫眼团队的配合程度,流程是否通畅,也发现了一些问题,后续再上内容会做调整。”

在猫眼来说,跟欢喜首映的合作也会是更好的上市故事,帮它在在线购票领域拉开跟宿敌淘票票的差异性,一个拥有在线电影观看业务的票务平台,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
但是猫眼目前已经是欢喜传媒第二大股东,又在上市前期的关键阶段,也有猜测的声音是,猫眼会不会跃居为欢喜的控股股东,毕竟董平向来在资本场上长袖善舞,之前大家也见证了他把文化中国打包卖给马云的运作。
现在来看,大幕的一角已经拉开,背后风云涌动,如果一切按欢喜节奏进行,随着几个月后,2019年第一季欢喜首映正式版的推出,以及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和王家卫等人的网剧上线,好戏可能才刚刚开场。

[ 990g.com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,不代表990g.com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]
分享到: 更多 (0)
友情链接
快递查询
007兔斯基军事网
美容资讯-海淘
育儿小知识
6a游戏网
旅游攻略网
比特币新闻
体育新闻网
汽车资讯网
通讯世界
塑料行情
免费直播
收藏品市场
民生新闻
中国茶叶
花卉大全